瞭望丨中国科学院院士、南方科技大学校长薛其坤:让量子科技创新链人才辈出
2021年12月20日 媒体 浏览量 :1583

12月20日,《瞭望》新闻周刊刊登对我校薛其坤校长的专访文章,现全文转载如下:

微信图片_20211220165850.png薛其坤院士与南方科技大学新生交流 

杰出科技人才需要具备怎样的特质?在中国科学院院士、南方科技大学校长薛其坤看来,他们需要具备扎实的理论基础、卓越的科学直觉、对探究自然奥妙或者思考科学问题浓厚的兴趣……

凭借这些特质,2012年,薛其坤带领团队实现对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实验发现。因为这个重大科学突破,薛其坤团队摘得2018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

近日,《瞭望》新闻周刊专访薛其坤,他表示,在量子科技人才培养上,我们要统筹、科学、系统部署,力争让量子科技创新链各个环节人才辈出。

  中国量子科技人才方位

《瞭望》:目前,我国量子科技领域人才储备的整体情况怎样?

薛其坤:量子科技可以分为两大领域:一个是科学领域,很大程度上就是量子方面的基础研究;一个是技术领域,包括一些工程化的、应用的研究。

全世界对量子力学的基础研究都在持续关注和发展,它是物理学中研究人数最多、研究深度最深的领域。我国和美国等世界先进国家的情况一样,这方面人才的规模是由大学的规模尤其是排名前40大学的规模,以及国家所有研究所的规模决定的。因为在这些大学和研究所中,三分之一研究物理的人,都要研究量子力学。这个比例和全世界先进国家大致相当,构成了一支庞大的队伍。另外,美国有部分公司在进行量子科学基础研究,中国相对较少。

在技术开发和应用方面,在量子信息技术三大领域中的量子计算上,中国的人才规模位于世界第二。在这个领域,美国投入的经费和人才规模最多。美国的大学、研究所里研究量子计算的人才规模比中国要大一些,而且美国的公司在这方面投入的人员非常多。据我了解,仅仅是谷歌和IBM,他们从事量子计算研发的人员加起来,就超过了美国所有大学的总和。

量子通信,我们国家投入的经费和研发人才数量应该是世界上最多的。

量子测量,这个领域涉及范围很广,我们国家在该领域的人才规模总体来说同样处在世界第一方阵,规模和我国从事量子科学基础研究的人才相当。

《瞭望》:应该如何针对量子科技特点,打造有针对性的人才培养体系?

薛其坤:打造有针对性的人才培养体系,主要是就量子科技的应用而言。

既然量子信息技术已经被认为是未来可期的、颠覆性的信息处理技术,那么围绕它的人才培养体系布局,就应该要充分研究、学习、借鉴过去40年电子计算机及其信息网络技术的发展。我们要像过去布局、发展电子计算机一样,思考量子计算机的发展,要形成这样一种共识。

对电子计算机来说,其发展得到硬件、软件、网络等不同方面人才的系统性支撑。量子计算机的发展,也涉及硬件、软件、光纤联网、无线联网以及将来可能出现的卫星联网等方面,那么要借鉴电子计算机发展的方式方法,对其进行系统的人才培养布局。

  创新链各环节如何培养人才

《瞭望》:如何保证量子科技创新链各个环节都能人才辈出?

薛其坤:首先要对量子科学基础研究高度重视。基础研究是所有应用的总机关、水龙头,基础研究的水平决定了我们未来30年技术开发的水平及其应用的规模、效率。正如量子力学在西方国家建立、发展至今已有100多年,基础研究的进步需要长时间积累,而我国在量子科技基础方面的地位,和我国整体基础研究水平在世界所处的地位相似。目前,国家对基础研究已做出非常好的部署。应该把量子方面的基础研究视作重点领域,在政策、资金、人才队伍建设上给予支持,从而保证我国在量子科技基础上具备最强竞争力。

在量子技术研发及其人才培养储备方面,可以出台引导性优惠政策,让高技术企业参与进来。一般来说,企业在约五年内看不到一项技术研发的经济回报,就会选择退出或者不重视,国家可通过政策支持,鼓励它们投入利于长远效益的研究及人才布局。在这方面,还可对投资界特别是风险投资界进行政策引导,量子科技领域的投资风险更大,但其可能的效益回报非常高。

在人才的培养上,我们要打造内功,统筹、科学、系统地部署,完成好创新链各个环节的人才培养。

《瞭望》:高校如何更好培养量子科技人才?

薛其坤:各个大学的校长,针对各自学校特点,应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条件的高校,还是要根据未来科技发展的战略制高点,在诸如量子信息技术这样的领域有所投入,对相关领域教师队伍建设可以有所侧重,可以增加该领域教师编制名额。

《瞭望》:青年科技人才在量子科技创新活动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对其应当如何培养?

薛其坤:青年人有充沛的精力、探索性、好奇心,他们初生牛犊不怕虎,在全新的、未知的方向上具有极大优势。要鼓励他们大胆探索颠覆性创新,去取得0到1的突破。老一辈的科研工作者,不管是世界观还是科研的习惯、能力、水平已基本定型,对一些新问题有时会有偏见和成见。但是,我们会看战略、看根源。所以,在一些相对成熟的方向上,年轻人还是需要耐心倾听有丰富经验的科学家指导,以便更快把基础打好,去实现1到N的发现创造。

科学研究不存在绝对的失败

《瞭望》:允许失败、宽容失败,你认为这对于培养量子科技领域杰出人才的意义何在?如何建立相关机制?
  薛其坤:科学研究存在不确定性,没有绝对的失败。就像我们团队进行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实验,当动用所有的智慧、能力、条件去做它,走通了,证明这条研究路径的正确。没走通,则给该领域其他研究人员提供了借鉴,他们就知道不能走这条路,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成功”。
  所以,在对项目的评审、人才的评价上,仅仅按成果评价,不是完全公正、正确和科学的。我们应该更加理性地考察一个人完成其研究的过程、状态,据此在评价体系上作出调整。这对于培养杰出科技人才而言也非常重要。因为突破性创新,往往发生在刚开始时大家并未意识到的地方,杰出人才往往能发现一些别人发现不了的东西,能摸索出自己的道路,这种情况下,就不能完全按照完成一项生产任务、产出一种产品的方式去评价他。
  《瞭望》:如何引导更多年轻人投身于科学事业?
  薛其坤:科学文化和创新氛围的打造非常重要。要通过科普,让孩子在小学、中学就了解科学的魅力。好奇心是人非常本质的东西,科学则是人类对自然界好奇心的最高水平体现。我们需要通过不断巩固孩子们对科学的好奇,把好奇心最终转化成对科学事业的追求。
  然后是让年轻人具备良好的研究和生活条件。就像1999年我回国时,国家对基础研究开始重视,我得到较大经费支持,拥有很好的实验平台,这就从研究条件上保障了我对科学的热爱和好奇心的实现,从此坚持了下来。

另外,家国情怀方面的教育非常重要。高科技决定了国家的安全和国际竞争实力,年轻人如果想报效国家,想为中华民族复兴作贡献,想成大才,投身科技事业是非常重要的方向。


报道链接:https://xhpfmapi.xinhuaxmt.com/vh512/share/10469038?channel=weixin 


来源:《瞭望》

记者:魏雨虹 


FOLLOW US @SOCIAL MEDIA
关注社交媒体上的我们
  • 南方科技大学微信

  • 南方科技大学视频号

  • 南方科技大学抖音号

  • 南方科技大学快手号

  • 南方科技大学头条号

  • 南方科技大学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