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主任说】人类细胞生物和遗传学系主任董金堂:围绕重大科学问题和疾病防治,培养复合型医学领军人才
2020年10月09日 综合新闻 浏览量 :1308

基础医学研究与人类健康息息相关,作为一所以理、工、医科为主,兼具商科及特色人文社会学科的大学,南科大发展医学学科,推动学校综合性发展,也为城市发展提供一流医疗技术和平台进行长远布局。近日,已走上发展快车道的南科大医学院又有新动作,成立了人类细胞生物和遗传学系,知名肿瘤生物学专家董金堂出任系主任。新时代背景下,该系建立对于学校医学学科的发展有什么样的作用?对医学人才的培养会有怎样的意义?近日,新闻中心记者采访了董金堂。

111.jpg

知“南”而进:“南科大让我想起西南联大”

董金堂是教育部特聘专家,曾任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助理教授、副教授,美国埃默里大学医学院副教授、教授、血液病和医学肿瘤学系科研副主任、埃默里大学癌症中心肿瘤遗传和表观遗传学项目共同主任。他带领团队从事肿瘤发生发展的分子基础研究20多年,在包括Science和Nature系列杂志在内的国际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120多篇,是多家国际学术刊物的副主编或编委。

2018年8月,在海外求学工作多年的他,放弃了国外优厚的条件,选择全职回国加入南科大,成为这所年轻大学的医学院中的一员。“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待遇已经不是决定自己在哪里工作的第一要素了。”陆续考察过国内许多城市以及大学后,他更喜欢深圳务实干事创业的氛围,“更看好未来的南科大”,于是他最终决定全职回国加入南科大。

成为南科人两年多的他,谈及在南科大工作的感受,提起了西南联大。毕业于南开大学的董金堂说:“看到南科大的发展,让我想起西南联大。”西南联大诞生在最艰苦的抗战时期,云集中国各领域的泰斗,培养出一大批对国家做出卓越贡献的学生,西南联大也成为中国教育史上难以攀登的“珠穆朗玛峰”。西南联大师生在硝烟弥漫的战争环境中依然刚毅坚卓、坚持探索最前沿、兼容并包、无私奉献,将学术文化薪火相传。他认为,南科大人“敢闯敢试、求真务实、改革创新、追求卓越”的精神和当年的西南联大师生有几分相像,“南科大人非常敬业,为了共同的目标,大家齐心协力、迎难而上,从无到有,从0到1,把事情做好。这个氛围我非常喜欢。”董金堂说。

 

守护健康:聚焦重大科学问题和疾病深耕学科建设

癌症、心脑血管疾病、衰老和再生医学、遗传性疾病、代谢病……这些疾病的防治,与细胞生物学和遗传学的研究密切相关,“我们要从最重大的健康问题研究着手,让研究能真正解决问题。”董金堂说。人类细胞生物和遗传学系的研究以解决临床问题和改善人类健康为核心目标,不仅要回答领域内的主要科学问题,还要为重大疾病的防治贡献南科方案。

 4444.jpg

董金堂在实验室

 “细胞生物学和遗传学是现代生物医学科学的核心学科,是了解疾病发生发展机制和生命现象的基础学科,属于临床医学专业和生物医学科学专业的学生必须掌握的课程。”在董金堂看来,人类细胞生物和遗传学系在医学院承担着部分重要的基础学科建设和教学研究任务。他介绍,细胞生物学以细胞为核心,研究其结构、功能及其形成组织的动态过程和分子基础,既涉及传统的形态观察,又包括分子水平的研究。而遗传学则是鉴定在各种疾病和生命现象中发挥重要功能的基因,并从功能、细胞和分子方面对这些基因进行系统性的研究。“二者的结合是推动现代分子医学和现代生命科学近几十年来快速发展的核心动力,也是药物靶标发现和生物标记物发现的上游学科,可以在健康科学方面带来革命性的影响。”他认为,这两门学科的人员和发展水平对医学院的研究水平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人类细胞生物和遗传学系将聚焦细胞生物学、遗传学和基因组学的主要和主流分支,包括染色质结构和基因调控、细胞增殖分化和器官再生、细胞骨架、基因组生物学等以及它们用于疾病诊治的研究,推动领域主要科学问题的解决和重大疾病的有效预防和诊治。该系将建立多个团队,由多个课题组组成,聚焦几个重大科学问题和重大疾病,进行多个方面的研究,涵盖基因组学、遗传学、表观遗传学、细胞生物学的多个方向,以基础研究为出发点,强调转化和应用,注重疾病模型的建立和发展。同时,人类细胞生物和遗传学系还将与医学院其他系以及生命科学学院等院系密切联动,搭建深入合作平台,在学科交叉处推进协同创新应用。

同时,为了帮助系里老师顺利开展相关科研工作,人类细胞生物和遗传学系努力营造一种独创性和高质量的研究氛围,将成立学术顾问小组,帮助教师确立和调整学科方向,帮助他们在学术方面在重要的科学领域持续收获独创性发现,又让他们在以疾病为导向的研究成果转化应用方面取得突破。该系高度重视对师生的化学安全、生物安全、动物伦理、医学伦理、学术诚信和道德教育。学术顾问小组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引导师生在恪守学术道德规范和伦理的情况下开展科学研究。同时,董金堂也表示,“目前已与南科大建立深度合作关系的十家医院为我们系将来回答主要科学问题,开展重大疾病的研究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夯基育才:教育学术优先,选择真正热爱并擅长者

人类细胞生物和遗传学系作为一个基于基础研究的系,董金堂希望系里能通过开设侧重临床医学的知识型课程、侧重学术研究的课程等方式为临床医学本科,基础医学本科,学术型博、硕研究生,就业型硕士研究生的培养贡献力量,进一步夯实医学学生的学科基础,培养会思考、会学习、有知识、有技能的新一代复合型医学领军人才。

0000.jpg

董金堂指导学生

他希望建设一支热爱教学的一流师资队伍。在他看来,系里教学授课的老师中,既要包括基本理论方面的专家,也包括具有重要疾病防治研究和医院临床经验的相关专家,还应该有多名教师同时是两方面的专家,“这对学生的课堂学习、毕业指导以及毕业以后的发展选择都会有额外的帮助”。董金堂认为,培养人才,营造文化氛围至关重要,“我希望通过建立文献研讨会等轻松亲和的平台,引导系里的学术带头人、中青年教师、研究生、本科生们随时随地开展平等深入的交流,在系里营造一种教育与学术优先的氛围,任何影响教育和学术科研的不利因素、做法都应该避开”。在他看来,系里氛围好了,系里师生才能源源不断地迸发进取精神和创造力,带动系的正向发展。

“国际交流是保持高水平教学和科研所必需的。”董金堂说,除了促进系内部的交流外,人类细胞生物和遗传学系还将积极推动教师走出国门进行国际交流,定时邀请与所设学科相关的国际名家来校交流,“要以交流效果为导向开展相关活动,避免走过场、图虚名而不顾实际效果的做法”。

“做研究,需要一种竞技精神。”董金堂认为,科研、学习,都需要奋力拼搏,团结协作,追求极致的体育竞技精神。他本人就是体育竞技精神的受益者。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宅”在校园里的他,每周都坚持跑步五六次,常常一跑就是8公里。爬山、跑步、游泳……他不仅自己开展锻炼,还常常督促学生们一起开展体育运动,鼓励学生培养自己的体育兴趣爱好和习惯,培养自己的竞技精神,更好地投身科研学习中。

“研究生物,动手能力很重要。”董金堂风趣地解释道,做好实验既需要天赋,更需要下苦功夫认真操练。他希望从事医学研究的学子积极培养自身的动手能力。他本人在刚建立实验室后就动手制备过一个仪器和一种试剂,节省了大量科研经费,并给他的学术生涯带来很大鼓舞。动手操作的过程,也是加强思考能力和自我学习和训练的过程。

董金堂认为,南科大最晚在大二下学期才分专业的培养模式,对同学们的成长发展非常有利。他建议南科学子培养自己的“防干扰”模式,将每一件自己的事情努力做好,在人生方向的选择时选择自己真正喜欢并且擅长的事情。

 

最后,董金堂对记者说道,人类细胞生物和遗传学系作为基础学科,它的建立,可进一步夯实南科大新医科体系的基础。我们将抢抓“双区”驱动的重大历史契机,“努力培养世界一流的复合型医学领军人才,推动世界一流的从基础到应用的重大发现,立足深圳市、广东省,为中国和世界的基础医学科学研究和医疗事业发展做出一流的贡献。”

 

 

 

采写:劳湘雯

摄影:张晓燕


热点阅读
查看更多